手机站
手机站
小程序
欢迎来到企汇网 登录免费注册

扫一扫有惊喜

资讯首页机械化工农业五金能源电子家居建材采购经验谈产业集聚区企业动态社会财经焦点聚焦
您所在的位置: 企汇网> 资讯> 企业动态 > 乳企业绩分化加剧

乳企业绩分化加剧

来源:产业发展研究网 编辑:刘波 浏览量:331 发布时间:2018-11-30

文章摘要:乳业上市公司业绩继续分化。从前三季度业绩报告来看,乳业上市公司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大企业稳步增长,小企业却表现不一;下游龙头相对较好,但上游企业却徘徊在亏损的边缘。

  乳业上市公司业绩继续分化。从前三季度业绩报告来看,乳业上市公司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大企业稳步增长,小企业却表现不一;下游龙头相对较好,但上游企业却徘徊在亏损的边缘。记者注意到,同样作为上游龙头企业,光明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却悄然被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蒙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越抛越远,高层换血后能否“拯救”光明乳业仍需拭目以待。
 
  乳业上市公司分化加剧
 
  伊利、蒙牛业绩实现稳步增长,而区域性乳企则表现各异。例如,新疆天润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增长态势较好,今年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分别为21.25%和20.83%。河南科迪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分别为6.81%和4.7%。而广东燕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则出现了净利润-38.97%的负增长,皇氏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出现了4416.3万元的净亏损。
 
  此外,增速相对较快的企业还有澳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据澳优乳业公告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澳优乳业预计实现营收37.82亿元,同比增加38.6%;同期净利润4.56亿元,同比增加106.5%。
 
  而增速较好的还有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和西部牧业股份有限公司。资料显示,贝因美和西部牧业都进行了高层的“换血”。贝因美于今年3月15日宣布聘任谢宏(贝因美创始人)为贝因美集团总裁并从即日起生效。接着,贝因美发布公告宣布将聘任包秀飞担任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并于7月1日开始履职。而西部牧业“保壳”的“挣扎”更为激烈。10月10日,西部牧业连发八条公告,其中六条涉及公司人事变动。公告显示,西部牧业当日收到副总经理陈建防、姜梅,财务总监张予惠的书面辞职报告,三人因工作调动特申请辞去在公司及下属公司担任的任何职务,辞职报告自10月10日送达公司董事会时生效。
 
  两家公司新任高层上台后都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公司文化、销售团队、经营权等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贝因美和西部牧业为尽快“脱帽”ST都变卖了旗下一众资产。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无论是贝因美出售杭州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还是西部牧业出售众多上游资产,其一方面能为公司带来一定的资金收益,而更重要的则是能将业绩较差的业务尽快剥离,实现年终报表的“美化”。
 
  光明乳业被越抛越远
 
  除了贝因美和西部牧业外,还有一家乳企同样在今年出现了高层大换血,那就是光明乳业。不过,与前两家不同的是,光明乳业高层换血并不是为了“保壳”,其一系列高层变动似乎更有“深意”。
 
  资料显示,2015年7月光明乳业总经理郭本恒涉嫌贪污、受贿被刑拘。而在郭本恒落马之前,光明集团董事长王宗南也被查。时任光明乳业副总经理的李柯和孙克杰因受贿问题先后被法院判刑。后来,光明乳业生产、销售环节等多个部门负责人也被查出问题。由此,光明乳业陷入到了一系列贪腐窝案中。郭本恒落马之后,张崇建和朱航明分别接任光明乳业董事长、总经理。但在今年8月,任期未满的二人同时辞职。
 
  正如乳业专家宋亮对中国商报记者所言:“贝因美、西部牧业的新任管理团队比之前要好很多,但光明乳业高层变动不像想像中那么简单,业绩如何还有待观察。”
 
  说到光明乳业的业绩,近几年一直都不温不火,但今年却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资料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光明乳业实现营收155.6亿元,同比下滑5.71%;同期净利润3.94亿元,同比下滑25.53%。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光明乳业业绩的低迷有多方面因素,大单品莫斯利安在伊利安慕希、蒙牛纯甄的追击下风光不再,也没有太亮眼的大单品,产品线方面也没有伊利、蒙牛那么全面,而营销推广方面也相对落后,这一切与光明乳业管理层的变动脱不了干系。
 
  此外,记者在上海几家超市采访时发现,在光明乳业的大本营上海,酸奶市场早已不是光明乳业一家独大,包括君乐宝等区域乳企同样遍地“开花”,伊利、蒙牛产品布局更是不用说了。
 
  乳业专家宋亮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目前光明乳业在华东、华南等优势地区面临三股力量的冲击,一是以伊利、蒙牛为代表的常温体系的挑战,二是以优诺、明治为代表的外资低温产品的挑战,三是面临区域性乳企差异性产品的挑战。
 
  总之,同样作为乳业巨头,光明乳业和伊利、蒙牛的差距正逐渐拉大。数据显示,2014年-2018年前三季度伊利的营收分别为544.36亿元、604亿元、606亿元、681亿元、608.46亿元,同期光明乳业的业绩分别为203.85亿元、193.73亿元、202亿元、217亿元、155.6亿元。光明乳业在伊利营收的占比从2014年的37.4%下降到了2018年前三季度的25.5%。
 
  上游牧业寻求突围
 
  而上游牧业行业则延续了这几年的颓势,继续惨淡经营。数据显示,西部牧业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5.33亿元,同比下滑0.71%;净利润2298.2万元,同比增长128.6%。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24.68亿元,同比增长5.3%,但整体上却净亏损了1.49亿元。中国圣牧有机奶业有限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营收14亿元,同比增长21.5%;同期净亏损为10.67亿元,同比下滑16819.9%。
 
  对于目前的奶价,宋亮坦言,当前国内奶价有小幅提升,但还谈不上回暖。计划外的奶价出现回暖,但计划内的奶价还是很低。此外,计划外奶价回暖对养殖户到底能带来多少利好仍不好说,因为上游养殖行业之前的亏损面太大了。
 
  西部牧业业绩增长是由于在“保壳”压力下,公司高层换血后进行了一系列大动作。7月13日,西部牧业公告将向视同关联方转让全资子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持有的六家参股奶牛养殖公司股权。以上六家目标公司的拟转让股权合计价格将不低于1.25亿元。7月25日,西部牧业继续转让全资子公司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畜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持有的部分养殖公司股权、资产。本次交易包括4家奶牛养殖子公司、3家奶牛养殖场、3家肉牛养殖子公司,共10家养殖公司。
 
  宋亮表示,乳业是高度专业分工的产业,没有哪个企业能把全产业链做全面。西部牧业售卖资产是把上游和下游分开,及时甩包袱减轻负担,这是正确的做法,有利于其业绩的提振。
 
  “不过,上游三家乳企自身情况不同,西部牧业的做法只适用于自身业绩提振。因为西部牧业有上游的新疆建设兵团可以承接其不良资产,而中国圣牧和现代牧业如若售卖牧业资产则不会有接盘方。”宋亮如是说。
 
  因此,在上游牧业整体环境不景气的背景下,中国圣牧和现代牧业则需要“另辟蹊径”。现代牧业背靠蒙牛“金主”自然是条不错的求生之路。而号称“中国最大有机乳品公司”的中国圣牧则在10月份宣布暂停部分牧场的有机认证也是“断臂求生”之举。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注企汇网官方微信账号:“henanqihuiwang

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var currenthref= window.location.h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