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汇网 登录免费注册

扫一扫有惊喜

资讯首页机械化工农业五金能源电子家居建材采购经验谈产业集聚区企业动态社会财经焦点聚焦
您所在的位置: 企汇网> 资讯> 能源 > 光伏沉浮 为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光伏沉浮 为何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来源:中国新能源网 编辑:刁红梅 浏览量:113 发布时间:2018-08-11

文章摘要:看中国光伏业近几年的发展进程,就能理解新政的必然性。

  导语
 
      看中国光伏业近几年的发展进程,就能理解新政的必然性。
 
  借用当下较为流行的歌词来解读“531新政”,“爱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忽然暴风雨。无处躲避,总是让人始料不及。”这份来自新政沉甸甸的“爱意”,却让光伏行业难以接受。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在整个行业沉溺在“531新政”带来的冲击中时,回顾过去或许对于光伏行业的命运会得到较为清醒的认知。
 
  政策下的沉浮
 
      中国光伏产业起步于上世纪70年代,经过20年的发展后,进入稳步增长期。2007年之前,国内整个光伏行业处于初期示范阶段,截至2006年底,全国累计装机容量仅87MW,且近一半项目为政府性和政策支持性项目,商业化应用尚未正式启动。
 
  事实上,自2012年以来国内光伏行业的飞速崛起,也是在国际大环境下被逼而至。国内曾推出一系列与电价、电网及安装相关的强力政策,让国内光伏制造商得以迅速扩产,抢夺行业制高点。国内光伏产能及技术的双轮驱动引发了一大批海外同行的不满,并提议所在地政府对中方实行“双反”制裁,中国企业被迫陷入海外贸易战。
 
  2009年,光伏产业面临“三头在外”的困境——原料在外、市场在外、设备在外,陷入受制于外的尴尬局面,国内光伏市场的开发迫在眉睫。
 
  产业化是光伏行业发展的第一步,“金太阳示范工程”是促进光伏发电产业技术进步和规模化发展的主要推力。从2009年该政策的出台到2013年被叫停,短短四年间,“金太阳示范工程”在国内遍地开花。
 
 
  2009年7月,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金太阳工程的通知》,决定综合采取财政补助、科技支持和市场拉动方式,加快国内光伏发电的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三部委计划在2-3年内,采取财政补助方式支持不低于500兆瓦的光伏发电示范项目。
 
  这项政策给彼时的光伏制造商打了一针强心剂,由于金太阳工程项目国家采取补贴系统总投资50%的办法,有相当一部分企业为了多得到财政补贴,采取“低购高报”的办法,提高系统总造价,骗取补贴。
 
  尽管在此期间调整相关政策,如2010年由项目业主自行招标改为国际集中招标,次年取消集中招标,并于2012年对于补贴额度做出调整,但是“事前补贴”的模式仍未发生变化。
 
  不可否认,“金太阳时代”是中国光伏行业飞速发展的黄金期,各地建设金太阳的热情十分高涨。虽然随着光伏发电成本下降补助标准不断调整下滑,但每年申报的项目规模逐年上升,除了2009年的632兆瓦安装量之外,2010年纳入金太阳示范目录的项目规模为272兆瓦,2011年为677兆瓦,仅一年后,2012年这一数字就飙升至4.54吉瓦。
 
  数字让人亢奋,然而现实却是一片狼藉。真正按期竣工并网发电的金太阳项目占所有项目的比重不到一半,金太阳的完成情况并不尽如人意,“事前补贴”模式迎来终结和清算。
 
  2013年3月,财政部决定金太阳示范工程不再进行新增申请审批。2013年5月,财政部曾发布《关于清算金太阳示范工程财政补助资金的通知》,规定没有按期完工的项目,要求“取消示范工程,收回补贴资金”;没有按期并网的项目,则会被“暂时收回补贴资金,待并网发电后再来函申请拨付”。
 
  同年12月,财政部下发《关于清算2012年金太阳和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的通知》。按照规定,2012年金太阳示范项目在2013年6月30日(含)前完成并网发电的,按原补助标准5.5元/瓦进行清算。2013年12月31日(含)前完成并网发电的,补助标准按5元/瓦进行清算。2014年6月30日(含)前完成并网发电的,补助标准按4元/瓦进行清算。
 
 
  “金太阳时代”宣告终结,金太阳工程也随之成为历史名词,随之迎来的是光伏“度电补贴时代”,光伏发展进入了又一个新的高潮,国内大型电站崛起以及分布式光伏项目走上舞台。倘若以“531新政”作为后补贴时代的起点来定义的话,那么2013年开始的“度电补贴”时代,则是规范补贴下的高速发展时期。
 
  在此期间出台的政策大多以扶持和规范化措施为主。譬如《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光伏制造行业规范条件》《关于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的通知》等等。
 
  行业的悲喜与政策息息相关。根据2017年1月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2020年太阳能(3.580, -0.09, -2.45%)发电规模达到1.1亿千瓦以上,其中分布式光伏6000万千瓦、光伏电站4500万千瓦、光热发电500万千瓦。给光伏产业的稳定发展制定了一个相对合理的目标,其中不乏问题,这也给531新政出台的必然性埋下了伏笔。
 
  实际上,在光伏行业发展过程中,政策出台频率之高,涉及范围之广,都在深刻反映出这个年轻的产业存在的诸多问题。在新的发展阶段中,“领跑者计划”、光伏农业、光伏扶贫、都时刻在政策的声音下踯躅前行。
 
  与多数行业不同,光伏产业由于牵涉到并网、补贴、招投标、项目审批等核心问题,其市场规模与发展速度都仰赖于国家政策。政策风向的一举一动都牵引着行业的神经。在笔者看来,当我们将“531新政”放在光伏行业贯穿过去与未来的生命线中,它或许是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但产业不会就此消亡,只不过是在政策的倒逼下,摆脱“巨婴形态”、逐渐成熟与干练的过程。
 
  多面的产业形态
 
      光伏产业在发展过程中衍生出了诸多形态,包括大型集中地面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等,并形成了上游为硅料、硅片环节,中游为电池片、电池组件环节,下游为应用系统环节的产业链。
 
  截至2015年底,中国光伏发电累计装机容量4318万千瓦,问鼎全球光伏发电装机容量最大国家。回顾2017年,中国新增光伏并网装机容量达到53.06GW,同比增长53.6%。累计光伏装机并网量达到130.25GW,同比增长68%。新增和累计装机容量均为全球第一。其中,光伏电站累计装机容量100.59GW,分布式累计装机容量29.66GW。
 
 
  消纳问题曾一度困扰集中式大型光伏地面电站,资源与市场往往不相匹配。集中式电站的大面积开发聚集在光辐照资源好的地方,以图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然而单纯的资源禀赋,并不意味着最高的投资价值。中国西部日照充足,然而消费市场集中在在中东部。西部连自己的水电都消耗不完,消纳光伏发电只有依赖远距离西电东送。建设周期长、投资庞大、传输线损巨大等诸多问题,使得弃光现象屡见不鲜。
 
  2015年中国全社会用电量增速进一步放缓,为5.55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速仅0.5%。相比于全社会用电量的低增速,全社会装机量快速增长。2015年全社会装机量15.07亿千瓦,新增装机1.4亿千瓦,同比增长约10%。其中火电新增7000多万千瓦,风电新增3200万千瓦,光伏新增1500万。在电力消纳能力增长有限的情况下,要保证新增火电机组的发电小时数,势必对大型光伏发电站产生一定的影响。
 
  随着大型地面光伏电站市场模式逐渐进入瓶颈期,分布式光伏成为光伏产业新的拥趸点。2014年9月,光伏行业期盼已久的分布式光伏新政正式下发。《关于进一步落实分布式光伏发电有关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的出台,迅速点燃了分布式光伏市场的开发热情。
 
  不同于大规模集中发电的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发电设施分散布设在建筑屋顶,规模较小,电量就近使用,多余的传上电网,对城市电网的平稳运行不会产生冲击。按照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要求,2020年,太阳能发电规模达到1.1亿千瓦以上,其中分布式光伏6000万千瓦、光伏电站4500万千瓦,未来几年的发展重心将集中于分布式。
 
  2017年,全国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量达到19.44GW,同比增长3.6倍,远超前五年分布式光伏总装机量,在新增装机里占比达到36.6% 。而从累计光伏装机来看,分布式光伏在光伏装机的比重提高到23%,同比增加10个百分点。其中,户用光伏更是风起云涌,初步统计,2017年中国户用光伏装机已达到2GW以上,是2016年的3倍以上。浙、鲁、冀累计装机超10万户,全国约50万户,装机量超过2GW。
 
 
  然而,随着诸多企业乃至跨界资本的涌入,分布式光伏很快由“蓝海”变成了“红海”。在这热闹的背后,难掩质量参差不齐、市场恶性竞争、运维管理困难、社会认知度不够、补贴缺口越来越大等诸多问题,可持续发展成为分布式光伏发展的瓶颈。
 
  业界的另一大隐患则是产能过剩。在2016、2017年装机持续迭创新高带动下,2017、2018年单晶和多晶的产能均出现了同步扩张。
 
  据不完全统计,计划投/扩产单晶项目有协鑫宁夏1GW高效单晶,京运通宁夏2GW单晶、阿特斯包头2GW单晶,中环内蒙15GW(公司总产能23GW左右)、晶科能源新疆4-5GW,晶澳太阳能3-4GW等单晶项目将投产,加之隆基股份单晶硅片产能25GW,单晶组件产能12GW,预计到2018年底单晶总产能将超过60GW,将是2016年底的4倍。
 
  多晶方面,计划投/扩产的项目有京运通宁夏扩产3GW、荣德扬州扩产3GW、通威股份包头、乐山配套4GW、中电科太阳扩产2GW、南玻股份宜昌扩产2GW、阿特斯包头扩产3GW,总计将扩产17GW。
 
  无法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毕竟“531新政”冻结的是国内的市场,同时又面临欧美“双反”的威胁,已然没有市场空间再用来“开闸泄洪”,失去了缓冲余地的光伏市场,一场“血拼”或许无法避免。
 
  当然,残酷一些来看,“531新政”的推出,未尝不是给当下臃肿和相对无序的光伏行业一次瘦身、规范的机会。新政存在着双面影响,就光伏行业的命运来看,是必然会经历和跨越的一关。行业不会就此消亡,消亡的只有路上被风沙掩埋的倒地者。
 
  标签:光伏业 光伏发电 单晶项目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注企汇网官方微信账号:“henanqihuiwang

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var currenthref= window.location.hr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