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企汇网 登录免费注册

扫一扫有惊喜

资讯首页机械化工农业五金能源电子家居建材采购经验谈产业集聚区企业动态社会财经焦点聚焦
您所在的位置: 企汇网> 资讯> 机械 > 机器人发展进入攻坚阶段

机器人发展进入攻坚阶段

来源:慧聪 编辑:刘波 浏览量:583 发布时间:2018-04-27

文章摘要:2016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销量为8.6万台,比上年增长27%;2017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销量进一步上升至13万台,同比增长了68%。

  2016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销量为8.6万台,比上年增长27%;2017年,我国工业机器人的销量进一步上升至13万台,同比增长了68%。不过,高端产品和高端应用仍然是中国机器人产业加快发展的目标和机遇。数字显示,2016年,外资品牌市场份额为67%,而产品价值份额更是占83%。4月12日,在由中国机械工业国际合作咨询服务中心、中国服务机器人及特种机器人产业联盟等单位共同主办的“2018国际智能服务机器人及特种机器人峰会”上,中国机器人产业联盟秘书长郝玉成直言:“我国机器人发展到了攻坚的阶段。”
 
  “机器人换人”助力机器人产业
 
  近几年来,我国经济发达的广东、浙江、江苏等省份在产业转型升级中,以“机器人换人”的方式,推动了工业机器人的快速发展。同时,在支持机器人应用、加大推广力度方面出台了相应的支持政策,成为推动区域性机器人市场应用的重要杠杆。
 
  如今,中国工业机器人应用的行业不断扩大,由原来的汽车、电子电器、金属制品等行业扩大到几乎整个制造业,企业对机器人的需求,从前几年的用工波动的短期行为转变为追求自身发展的主动需求。“我们调研的881家企业,2015年新增机器人14115台,2017年新增机器人24293台,增幅为72%。”郝玉成说。
 
  郝玉成表示,2017~2020年,我国工业机器人整机销售量预计年增长超过20%。2020年,工业机器人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元,如果包括集成,整体规模大概为1000亿元。
 
  事实上,从2013年开始,中国开始成为全球工业机器人产业最大的市场。截至2016年6月,国内工业机器人企业达800多家,国内服务机器人相关企业达3000多家。郝玉成不无兴奋地说:“现在我国单产机器人万台的企业有好几家,规模已经走上了比较好的工业化阶段。”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名誉所长、雅瑞资本与真格基金首席科技顾问王田苗表示,机器人产业的应用基础正在实现突破,如工业机器人的价格已经降低至5万元,使无人化工厂成为可能。“现在价格还在降,有的已经降到了2万~3万元。”他说。
 
  工信部装备司副司长罗俊杰认为,服务机器人特别是特种机器人的推广应用,可能会远超人们的一般预期。他分析认为,未来机器人特别是服务机器人可能会呈现下列四个趋势:
 
  一是新材料将大量应用于机器人领域。二是云服务技术加速机器人应用水平全面提升。三是人工智能将促进机器人应用场景的不断丰富。四是机器人将逐步由单纯的产品竞争转向复杂融合的生态竞争。未来机器人领域的市场竞争,会超越企业的界限,形式也将由原先的产品竞争逐渐转变为产业生态竞争,竞争的范围、对象和内容将更加复杂,市场主体只有形成互益共生的生态环境,才能在竞争中发展和提升。
 
  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劣势
 
  在工业机器人市场的版图中,发那科占比11%,ABB占比10%,安川电机占比9%,库卡占比7%,国外其他品牌占比33%,而国产品牌只占30%,且主要集中在码垛、搬运、切割、磨削、去毛刺等领域。
 
  国家对工业机器人产业的定位是“基础战略核心装备”,它的市场容量大、企业数量多、产业分工广、迭代速度快。据郝玉成介绍,工业机器人产业链包括上游核心零部件生产,如伺服电机、精密减速器、控制器等,中游机器人本体制造、系统集成以及下游的合作代理和第三方服务。而我国工业机器人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上游的自主研发创新能力差,关键元器件依赖进口;中游的可靠性差,行业工艺基础薄弱,品牌形象不佳;下游的技术支撑和技术服务能力弱,应用的领域较为粗放。
 
  国家对服务机器人产业的定位是“基础关键设备”,其产业链的特点是产品和技术交叉缠绕。“我国的扫地机器人发展不错,但教育和医疗服务机器人的差距还较大”,郝玉成表示,“市场对服务机器人产品的需求巨大,但目前的产品在技术层面和研发层面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据他介绍,服务机器人产业链包括上游的元器件厂商,如芯片、激光雷达、传感器、舵机等;中游包括语音提供商和图像提供商,产品相对模块化,是产品认证的主要对象,而数据和算法是其核心竞争力;下游是场景各种应用,按照产业化的难易程度进行产品的迭代放量。我国在服务机器人上的差距主要体现在:上游关键元器件的原创性不足,主要依赖进口;中游的模块化功能和拟人化特征弱;下游产品的单体功能存在局限,需要借助云平台扩展服务功能和提升用户体验,避免产品出现玩具化的倾向。
 
  其实,对于中国机器人的发展,国外也有学者专门进行了分析。2016年8月26日,维韦克·瓦德瓦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表《为何中国无法拥有下一代制造业》的文章,其主要观点有:第一,中国使用的机器人有75%是从国外公司购买或组装的,而且严重依赖从国外进口的核心部件。第二,中国的机器人企业生产的大多为低档产品。第三,中国先进制造业专业人才匮乏,经营复杂信息工厂的能力是软肋。
 
  值得一提的是,在倍受关注的可能爆发的中美贸易战中,中国机器人企业成为美国准备制裁的重点之一。原因显然是中国机器人产业的快速发展刺痛了美国,例如浙江万丰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该公司用3.2亿美元并购了美国焊接机器人应用系统服务商Pasfin,使中国的焊接机器人水平达到了美国的水平。同样,美的公司在2017年亦投资42亿美元,成为库卡机器人的最大股东。
 
  机器人产业要告别“小作坊”
 
  罗俊杰认为,服务机器人现在面临着现实技术瓶颈和伦理道德隐患的双重挑战。比如在技术上,机器人的智能化水平和灵巧柔顺的程度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在视觉、触觉、移动、决策、预判等多个方面还远远达不到人类的水平,更做不到心灵手巧。
 
  在郝玉成看来,机器人智能化水平的欠缺是目前尚不能进入高速增长阶段的最大制约。机器人要真正成为人类生产、生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还需要持续研究推进。
 
  日本国立北海道大学工学博士任福继分析认为,服务机器人的发展趋势是“四化”:一是智能化,这是技术发展的方向,没有智能的服务机器人仅仅是一个工具。二是模块化,要建立标准及规范,没有标准和规范,服务机器人就不能健康发展。三是产业化,产品要精细准,要有目标导向,根据行业用户的要求,形成产业链,推进产业化。四是情感化,要以人为本,人机共存,没有情感就没有真正的服务机器人。
 
  郝玉成表示,现在大部分机器人产品仍然缺乏相应的检测规范和技术标准,在系统智能化方面面临着新的挑战。他反问道:“做智能机器人尤其是做工业机器人,当你贡献一个智能单元的时候,软件、接口、平台技术都没有,如何构建智能工厂?服务机器人的接口、服务单元现在也不成熟,限制了机器人的发展和应用。”
 
  郝玉成强调,中国机器人在战略创新上,要将产业战略、标准战略、检测规划与认证的战略系统性地连接起来,不能单打独斗,更不能不走向产业。在理念创新上,一定要用标准化的方式,使产品尽快地集成产业,标准是固化创新、固化产品的手段。他说:“我们要重视机器人产业的标准、检测和认证工作,将机器人技术变成一个产业,不再是‘小作坊’式地成立几个实验室生产几个小产品,这样的机器人是不能走入我们的生活的。”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关注企汇网官方微信账号:“henanqihuiwang

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var currenthref= window.location.href;